把整个中国社会化的物流成本再降

  当天的峰会在杭州举行,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在现场发表演讲,他表示菜鸟将投入千亿元参与国家智能物流骨干网建设,力争将中国的物流成本占GDP的比重从现在的15%降到5%,给制造业创造更多利润。
 
  马云指出,物流基础设施好包含两方面,一是国内实现24小时货运必达,“北上广深快不叫快,云南快、贵州快、内蒙古快、拉萨快,才真是快”;另一个是在全球,沿着“一带一路”,实现全球72小时物流。
 
  其实早在两年前,首届全球智慧物流峰会上,“5%”的目标已被提出。当时中国的社会物流总成本占GDP的比重为16%,,发达国家只有8%。两年来,在全行业的推动下,这项数字已经下降到14.5%左右。
 
  而在马云发表演讲之前两天,5月29日,刘强东在中国电子商务大会上就表示,无界零售的核心诉求之一,就是把整个中国社会化的物流成本再降,降到5%以内。
 
  两位互联网电商巨头在两天之内都提到的“5%”,代表了国内物流行业的发展方向,那就是降低人力、物力成本,在智能化方面进行大力投入。
 
  对于物流,用户真正关心的是什么?
 
  但对于用户来说,他们对于“物流成本降低至5%”以及“物流骨干”、“无界零售”等大佬们提出的概念并不关心,用户在意的是,国内的快递什么时候才可以当天送达,马云口中的“晨捕挪威鱼,夕至中国灶”什么时候可以实现。
 
  80后的“宝妈”小媛在北京生活,有个刚满3周岁的女儿。对她来说,从澳洲订购的奶粉何时可以在一星期内让宝宝享用到,是她最关心的问题。“其实生活中从海外订购的东西还蛮多的,比如化妆品,还有一些孩子用的感冒药、防蚊药,以及洗护类产品。”
 
  除此之外,让小媛在意的还有小区里快递柜的收费问题。“经常有快递员不跟用户商量,就把快件放快递箱,然后短信通知。我现在基本不看短信,因此经常错过消息,超过一天没取件还得交费。”她提到小区里现有的快递柜有蜂巢、速递易,e栈等,而速递易就是超时收费的。
 
  河北某县城的“60后”李阿姨,自从10多年前从淘宝买了第一件商品开始,就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家里的吃穿用度几乎都来自网购,手机里的网购、拼购APP不下10个。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几乎天天都有快递送达,每年花在网购上的钱“可以买一辆中低档轿车”。然而就是这么一位资深的“网购达人”,却饱受快递物流的烦恼。
 
  “ ‘快’我是不敢奢望的,在我们这里,除了顺丰之外,其他的快递都不会送货上门,而是让用户自己去代收点拿。”需要指出的是,不同于大城市里的众多网点,每个快递平台在整个县城都只有一到两家代收点,对于拥有20多万人口的县城来说,要“共享”加起来不到20个的快递代收点,物流方面的问题就特别突出。
 
  “大家基本上只有下班才有时间去拿快递,每个代收点都是20多平米的一间房,这时候的拥挤情况可想而知。有时候半小时、一小时都找不到自己的快递。”李阿姨说起来,最让她记忆犹新的就是某次买了一个小型空调,自己从快递点搬回家的那段“旅程”,终身难忘。
 
  90后的小林是京东的忠实用户,从电脑到手机,再到PS4游戏机、耳机、音响甚至家里的电热水器等,爱好电子产品的他都是从京东购买的。“比较喜欢京东自营的送货速度吧,基本上当天或者隔天到,买大件商品发票什么的也都很齐全。”
 
  但小林也表示,京东线下的代收点太少了,很多时候不在家,快递送到了只能寄存在超市、药店、或者房产中介那里。“对于价值较高的电脑、手机等产品可以和配送员协商送货时间,但一些生活用品感觉还是有代收点会方便很多。”
 
  天猫和京东今年的“618购物狂欢之战”刚刚打响,且双方都有不错的销售成绩:京东618开场仅1小时累计下单金额达50亿,而天猫服饰行业仅仅13分钟成交额就超过了去年全天,这些数字代表着电商平台的成就,同时也在检验着物流行业的压力。
 
  但不论互联网“大佬”们怎么构想,不论每次“购物节”的数字翻了几番,对于用户来说,关心的永远都是最实际的问题,比如海外代购的产品能不能更快,代收点和快递柜能不能更人性化,以及快递员能否更尽职尽责。而马云和刘强东提出的”5%”构想能否实现,还等待用户去检验。电商平台得以维持和发展最重要的环节之一就是物流,而每年花样百出的各类”购物节”、”狂欢节”除了给各家平台带来了庞大的销售额,与之相对的物流压力也与日俱增。
 
  就在最近,马云和刘强东分别在不同场合提到了关于未来物流的共同构想:“把国内物流的成本降到5%”。
 
  马云和刘强东不谋而合:要将国内物流成本降到5%
 
  “早上在挪威捕捞起来的三文鱼,晚上就能出现在中国的餐桌上”。在5月31日的2018全球智慧物流峰会上,马云举了这样一个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