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金管局随时准备通过调整

  众所周知,港元是联系汇率制度(7.75-7.85区间与美元挂钩),由于前者与美元汇率是固定下来的,且严格按照兑换比例,这一大好处是稳定了港元的币值,降低了市场的交易费用,坏处则是当美元出现较大幅度波动的时候,港元难免会有所“躁动”。
  自美联储踏入加息通道以来,港美银行间拆息息差就出现了持续的扩大,套息交易导致港元汇率持续走弱。然而香港一直采取联系汇率制度,港元在7.75至7.85之间与美元挂钩,因此香港金管局年内多次出手买入港元以保证港元汇率。截至北京时间28日,金管局本月已累计八次出手,共计买入331.5亿港元,银行间结余也进一步缩小至764亿港元。
  分析人士表示,由于美国经济数据向好,今年再进行两次加息概率很大,明年预期仍会加息。美国加息造成的港美息差扩大以及资金回流美国都将再次给港元汇率带来压力,而借贷成本上升中期给香港资产带来的压力或进一步促进资本外流,港元走弱的“警报”目前仍未解除。
  过去数年,受宽松货币政策影响,全球大量资金涌入香港,香港金管局以美元兑港元7.75的比例向市场释放很多资金。而随着美联储进入加息通道,港美息差(Libor-Hibor)持续扩大,市场套利交易增加,港元从2017年初开始一路贬值。今年4月上旬,美元兑港元触发7.85的弱方兑换保证。按照联系汇率制度要求,香港金管局需要抛售美元买入港元,以稳定港元汇率。在香港金管局多次出手买入港元的影响下,美元兑港元出现下行。然而本月美元兑港元再次触及弱方兑换保证,香港金管局被迫再次出手,截至北京时间8月28日共计八次出手,买入331.5亿港元。同时,香港银行间结余也因此下降至764亿港元,而在金管局4月开始干预汇率之前该结余为1798亿港元。
  万得数据显示,港美息差(Libor-Hibor)自今年4月达到年内高点后,出现了明显的下降,以3月期拆息为例,息差由4月12日的最高点1.18%一度下降至7月25日的0.24%,然而此后息差出现快速上行,8月9日达到了0.54%,此后虽然出现了小幅下降,但仍然停留在0.4%上方。此外,隔夜、1个月港美息差自4月以来也整体呈现先缩小再扩大的走势,转折点出现在7月。市场人士表示,联系汇率制度之下,短期同业拆借市场利差的扩大,为金融机构换汇套利提供了极好的条件,机构抛售港元换回美元并拆借给美元Libor市场,可以获得明显的几乎无风险利差收益,因此,机构的抛售给港元汇率带来持续贬值压力。
  港元仍有走弱可能
  香港金管局总裁陈德霖日前表态支持联汇制度,称香港银行体系有足够的流动性应付资金大规模流动,香港金管局随时准备通过调整总额达1万亿港元的外汇基金票据发行量,以提供额外流动性,应对资金可能出现急剧外流的情况。但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虽然港元汇率在短期内并无失控风险,但中期风险则不容忽视。
  美联储今年内大概率的两次加息,2019年还可能持续加息两至三次,港美利差或持续加大,利差加大将引发资金通过套 今年二季度之后,由于美元强势上涨,港元7.85的“生命线”岌岌可危,为此香港金管局已经数度出手维稳港元。4月12日-5月2日期间,香港金管局12次入市承接港元沽盘,最终花费了513亿港元才将后者暂时稳住。业内人士分析称,造成港元持续走弱的原因在于息差扩大导致套息交易频繁,即利差主导了港元汇率,并非受到资本外流冲击。
  香港金管局副总裁李达志也在会见媒体时表示,“保卫港元”之类的说法实在夸张,在联系汇率制度下,港元与美元有利差就会出现套利行为,“不用大惊小怪”(联系汇率制度之下,短期同业拆借市场利差的扩大,为金融机构换汇套利提供了极好的条件,机构抛售港元换回美元并拆借给美元Libor市场,可以获得明显的几乎无风险利差收益,因此,机构的抛售给港元汇率带来持续贬值压力)。
  虽然香港金管局的领导嘴上说着“不用大惊小怪”,但事实却是他们不得不耗费巨资以维持走弱的港元。据了解,8月以来,金管局又累计入市干预港元8次之多,这次花费了大约331.5亿港元,有业内人士统计了一下,自4月12日首次出手之后,香港金管局至今已累计入市维稳港元汇率高达26次,这26次一共买了约1034亿港元。
  令人忧心的是,香港银行体系总结余将在月底时降至763.5亿港元(4月12日之前为1798亿港元),而一旦结余额低于500亿港元,港元将“被迫”加息。倘若美联储9月加息(铁板钉钉的加息),预期港美利差将进一步走扩导致更多套利的发生,考虑到港股已处于高位,短期内很难再获得更多资金的流入,资金外流的情况也将进一步加大。
  那么,如果香港跟随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又会是怎样一番光景?最直接的情况是缩小了与中国之间的利差,因为Hibor利率大于Shibor利率将会使得国内投机资本通过贸易货物的形式流入香港,从而引发国内的资本外流,这也会对好不容易企稳的人民币再次承受新一轮的贬值压力。
  从这一点来看,港元还是人民币兑美元的“缓冲器”。
  对于潜在的资本外流风险,李达志也表示,香港外汇基金有超过4万亿港元的资产,其中超过八成为外汇储备,为香港金融稳定提供强大的后盾。另外,港元货币基础超过1万6千亿港元,而银行在2017年底持有高流动性资产超过4万亿港元,为资金流出提供极大的缓冲。金管局过去通过多轮逆周期及其他监管措施,加强了香港银行体系的稳健。香港有能力应付往后资产市场波动和资金外流带来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