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生生的北京历史地理

元朝灭亡后,蒙古皇帝北逃时,这里的人随之逃遁,但地名保留了下来)。再如,北京东郊的孛罗营也出自蒙古语,来自蒙古人名。我最早知道这本书,还是在小时候一本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的考古科普书里,
 
因而有关中国人发现美洲的说法一直存留在印象里。这本书在美国是1953年出的,1993年在国内出版,印数不到400册,可谓极其罕见。作者默茨女士深入研究了中国古籍中有关僧侣慧深对扶桑国、女国的记述,
 
还论述了4200年前大禹派人考察美洲大陆的山川物产,其主要文献即《山海经》,特别是《东山经》、《海外东经》和《大荒东经》三章。一本是山东大学刘宗迪教授的《失落的天书:山海经与古代华夏世界观》。他用大量的篇幅论证,
 
“山经是观天图,海经是月令图”。如果书中所说是历史的真相,即封禅在远古时代是一种天文观测活动,只是由于后人的误解,才变成皇帝显示功绩的活动,而“昆仑”其实是进行天文观测的场所。
 
那么,这也就是说各地都可以有昆仑,而后人则认为它是一座山,但又不明白它的方位在哪儿。因为到处都有,到了汉武帝这儿,索性就命名了一座。侯仁之先生的历史地理学功夫,不仅在于精研文献史料、踏足土地的田野实践,